容宸rc

【农坤】练习生的爱情(上)

第一次写耽美同人

本质言情写手

锅全是我的,爱情是他们的

圈地自萌,勿扰正主


蔡徐坤一开始便注意到了陈立农。

虽说是选秀,陈立农却跟这场上的大部分人都不一样。粉色的衬衫上还打着兔耳朵的结,带着东南亚热带独有的气质,整个人笑起来傻傻的,显得天真极了。

还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孩子啊,蔡徐坤这么想着,偶像的自觉性却让他不会轻视任何一个对手,他把这个台湾腔的少年默默记在心里。

陈立农注意到蔡徐坤,是因为他的气场。

人的气场真的是很奇怪的东西,虽然不能用肉眼看见,却直达心脏被人感知到。

就像蔡徐坤。

初舞台他漏出肩膀,又是咬唇又是顶胯,那一瞬间,陈立农忽然觉得心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

话语是会骗人的,可是身体的反应不会。

他硬了。

18岁是比较容易冲动的年纪啦。陈立农这么安慰着自己,却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他是有点敬佩蔡徐坤的,蔡徐坤的台风比他们成熟太多,他仿佛就是为了舞台而生。

可是随便立起来向他这样致敬还是不好啦。

陈立农捂住自己的脑袋,懊恼地叫出来,他在想些什么,既然进了节目组就要好好练习啊,这样才有机会和蔡徐坤一起出道嘛。

怎么又是蔡徐坤……陈立农有点头疼,在心里吐槽道:“不许让我再想你了。”

不过说实话,他和蔡徐坤是没有什么交谈的。他们两个人都不是会主动交朋友的人,加上刚进来时大家就都形成一个个“小团体”,朋友圈大概固定了,也就很难说上话。

只是会偶尔注意到对方,陈立农发现,他每次看向蔡徐坤时,蔡徐坤仿佛能感应到他的目光,也向他回望过来。于是二人相视一笑,算是平淡生活中的一点小插曲。

微风拂过水面,水面看似没有起一丝波澜,其实下面的暗潮涌动,谁又能看得清呢?

蔡徐坤从很小的时候就有了偶像梦了。

从12岁那年开始,他走上选秀的道路,从此没有回头,义无反顾地朝自己的目标奔去。

他见过人心丑陋的那一面,也感受得到别人对他的好,他吃过说话漏洞的亏,也被所谓的“朋友”背叛过。在这些练习生中,他可能显得有些过分成熟甚至无趣,“谨言慎行”已经刻在了他的骨子里。

他没有公司,作为个人练习生,其实并不是一件好事。

采访的时候会有人夹带私货,“循循善诱”,反复提示让他去cue另一个练习生的名字。

他知道是没法拒绝的,却还是磕磕巴巴地说出自己的意思,“我觉得这样去cue新朋友其实有点……有点怪怪的……”

“……等下让我组织一下啊……”

蔡徐坤忽然沉默了。

他不知道此时该做什么,说到底,他也只是个19岁的孩子。他想气愤地说出“我不干,你这是让我给他拉票”,可是看着那么多双盯着他的眼睛,他知道他不能。

做艺人,有时最难的是做自己。他忽然想起pd说的这句话。

因为那些眼睛里流露出的是善意还是恶意,他看不分明。他不知道那些话会被人剪辑成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被这些话决定成哪个样子。

蔡徐坤只是忽然很想有人能抱抱他。

脑海里闪过一张总是笑着的脸,那个人的情绪好似永远都能从脸上读出来,他仿佛永远都对人抱有善意。

如果是陈立农遇见这样的情景,他还会那么笑吗?

那天从练习室出来,他和陈立农又一次擦肩而过。看着陈立农依旧澄澈的双眸,蔡徐坤在心底默默问了这个问题。

之后几天,蔡徐坤发现,陈立农很少笑了。

他知道是什么原因,那天在心里想的话居然一语成谶。陈立农一夜之间被黑料缠身,网上那些骂他的话读来触目惊心,什么“笑起来真假”,什么“td滚出去”,什么“人设崩塌”……

那天深夜,蔡徐坤去练习室准备练习,刚到门口,就听见了呜呜咽咽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他轻轻推开门,里面的人慌乱地将自己的狼狈掩藏起来。白炽灯打在他身上,他脸上的泪痕无所遁形。

是陈立农啊。

蔡徐坤叹了口气,伸手关了灯。

“不练习就不要浪费电了。”

那人大概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抽噎答应了一声就准备出去。

“回来。”蔡徐坤温柔地说。黑暗中一只手怯怯地伸过来,他紧紧抓住握在手里。

“不要难过,这些事情……等你以后如果出道了,总是要面对的。”

那声音软软糯糯的,像是小奶狗在呜咽一般,“哥哥遇见过这样的事情吗?”

蔡徐坤闭上眼,回忆着这些年来的事情,“太多了。”

世人总是太温柔又太刻薄,对于他们喜爱的人,无论他做什么错事,他们都会用言语去为他开脱;可是对一个他们不喜欢的人,他们有千百种方式说这个人不好;甚至并不了解他,只是跟风去谩骂嘲笑,被嘲笑者连申辩都不能够,一旦辩解,就是变相承认事实。

“男孩子嘛,一个人出来打拼什么的……”感觉到陈立农缓缓抱上自己,蔡徐坤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要坚强一点,其实流言蜚语听多了,也就习惯了。”

“可是心里面还是会不舒服啊。”陈立农嘟哝着,蔡徐坤哂笑——还是个孩子呢。他忍不住伸手揪揪陈立农的脸蛋,跟他想象中一样,手感很好。

“不开心的时候,可以找你的朋友倾诉,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也很乐意听你说。”

陈立农任由他动手动脚,将自己的头埋在他的怀里,“哥哥那个时候,也一定很难过吧。如果那时候我和哥哥认识就好了,我也可以帮哥哥分担不开心的事。”

蔡徐坤心底一颤,将怀抱又紧了些。

那天晚上他们互相拥抱着在练习室睡了一晚,摄像机不知道,选管不知道,导演也不知道。

只有黑暗知道它掩埋的情意。

从那天起,他们仿佛有了一个共同的秘密。

陈立农本就是个单纯的人,没那么多杂念之后,状态的恢复众人有目共睹。

大家都说是陈立农小组组员的功劳,没人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情。

而他们两个竟然也心有灵犀地不曾提过,在镜头前装作同之前一样不熟。

蔡徐坤觉得近来不开心的一件事就是陈立农长得太快了,让他都没有哥哥的感觉了。之前按全民制作人的话来说是“小奶狗”的话,现在就要变成“小狼崽”了。

偏偏这个小狼崽还要一边居高临下地看他一边可怜兮兮地问:“哥哥不喜欢农农了吗?”

蔡徐坤一边躲着摄像头一边安慰陈立农,结果就被他壁咚到了墙角。蔡徐坤以前总以为陈立农身上应该有股奶香味,就是那种乖乖的学生应该有的气息,结果眼前的男孩将他困在角落,身上草木的清香把他牢牢锁住。

荷尔蒙超标了,是要进发情期了吗?蔡徐坤不高兴地戳陈立农的额头,“不许撒娇,又怎么了?”

陈立农盯着戳在自己额头上洁白细长的手指,喉结滑动了一下,把想要将它含进嘴里的冲动抑制下去。他装作很无辜的样子扑在蔡徐坤怀里,“哥哥,好累啊。”

蔡徐坤感到肩上的重量,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不能够了,这小狼崽长得太快了。

“哥哥为什么不在摄像机面前和我说话?我们这样好像在搞地下恋情耶。”

蔡徐坤瞪了他一眼,却有点心虚,“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啦……”经过之前采访的那件事之后,他对于朋友的关系处理起来总是更加慎重,他不愿意将这份来之不易的友情轻易地暴露在摄像机和剪辑师的面前,不过被陈立农这么一说,他也觉得不太对劲了。

于是蔡徐坤轻轻推了陈立农,“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怎么还不起来?等着被别人误会吗?”

陈立农舔了舔唇,盯着被他困在怀里的人,眸色渐沉,“其实我觉得,就这样被人误会也很好啊。”


tbc


p.s:在室友的安利下看了偶练,刚入坑农坤,很多细节记得不是很清。本质言情写手,第一次写耽美同人,这是一篇如果他们在大厂就爱上了的故事,全是自己臆测,所以如果写的ooc了请谅解,也欢迎大家点梗和提意见。

评论(8)

热度(45)